地狱归来,“90后”重启征程 ——专访北京约瑟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九霖博士

http://www.xishuiw.com 2016年01月18日15:32 浠水网

也许最接近天堂的地方是坟墓,最接近真理的地方是炼狱;也许没有经历过地狱般生活的人,很难拥有凤凰涅槃后的辉煌。

细数中国的商界名人,他的曲折历程称得上前无古人,后有来者的可能也不会太大:出生于平民家庭,通过奋斗开创了辉煌的央企高管海外篇章;一夜之间却又跌入地狱,在新加坡度过了1000多天的牢狱时光;出狱后又进入央企任高管,最终开创自己的投资公司,驰骋于海内外的资本市场。

2015年伊始,多伦多正飘着鹅毛大雪,北京约瑟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九霖博士在一杯清茶的陪伴下,与本刊记者畅谈“地狱归来”后的甜酸苦辣。 

从央企高管到投资家的华丽转身

 

2010年6月22日,人民网报道了一则重要新闻:“陈久霖复出任央企高管”。其实,在带有传奇色彩的“陈久霖”淡出公众视线四年之后,这位曾经蜚声江湖的航油大佬目前使用的是“陈九霖”这个名字。

当时的陈九霖已经49岁,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个年龄基本已经走到事业的末端,更不用说距离新加坡刑满归来也才一年而已。不过陈九霖就是做到了这一点,以曲线方式重新进入国资委企业的行列。与他此前供职的中国航油集团一样,葛洲坝国际公司的“娘家”也是国务院国资委。

“国资委在我落难之后的这个安排,既是对我名声的肯定,也是对此前那场判决的否定。”陈九霖虽然并没有对当年的那场官司做更多解释,但从以上表述可以看出,他对来自国家的态度,还是非常得看重。

陈九霖表示,从新加坡回国后,他的职业道路并没有关闭。相反,几十家大大小小的公司都向他伸出橄榄枝,邀请他加盟做高管,其中不乏一些跨国的能源巨头。

也许在葛洲坝并不能充分发挥他的才能和实现抱负,陈九霖于2012年离开葛洲坝,开始集中精力管理他个人控股的北京约瑟投资有限公司。目前,约瑟投资已经投资了33家企业,分布在中国内地、香港、澳洲等多个市场,总投资额超过500亿元人民币,打造成为一艘颇具规模的投资“巨轮”。

例如,约瑟公司成功收购澳大利亚一家上市企业,拥有400多亿美元的潜在价值;独立与合作组建五只基金,包括与宁夏自治区政府合作的150亿产业基金、与内蒙古自治区合作的200亿元能源矿业基金、10亿美元的中美大学产业园基金和100亿人民币的中国企业欧洲并购基金。

其中,习近平总书记2013年视察的湖北蓝焰(天颖)生态能源有限公司就是陈九霖投资的企业之一,而其它几个约瑟投资的领域分别是能源、健康、节能环保、教育传媒、互联网和稀有矿业。

“约瑟的架构就是一体两翼。”陈九霖表示,公司业务的三驾马车包括投资、投行、基金。“投资就是把钱投到别的企业里去,而投行是我搞的一个新模式,比如很多企业想上市,但不懂怎么运作,一下子砸下去很多钱,最后没有上成,国内的市场也不规范。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先判断这个企业行不行,如果够上市的标准,我就帮他整合,并且帮助引入战略投资者。”陈说。

资金来源方面,除了股东注资和近几年的盈利积累外,还包括投资基金(GP/LP)、合作伙伴以及银行贷款等。

掘金加拿大

 

俗话说,无利不起早。陈九霖不远万里来到加拿大,自然是看中了这里的商机。

也许是当年的从业经验,陈九霖至今仍对能源或是矿业领域的投资机会情有独钟,这些恰恰是多伦多股票市场的一个特色。陈九霖表示,当前投资加拿大主要有三个理由。首先,对于那些缺乏资本或暂时面临财务困难的加拿大上市公司来说,中国的资本能够发挥积极作用;其次,中国市场巨大,而加拿大只有三千多万人口,前者能够为加拿大公司创造更广阔的市场;最后,加拿大很多公司拥有先进的技术,其中许多正是中国所急需的。

“未来,我们希望能投资10~30家加拿大上市企业,投资对象包括市值并不很大但发展前景较好的,也会考虑铀矿、金矿等资源类企业。”陈九霖说。

陈九霖透露,他的投资方式都将通过增发新股进行,而非在二级市场上进行买卖。一旦确定投资方案后,将向被投资公司注入资金或资产,提升公司的盈利能力和运营水平,并选择合适的时机转板,即在流动性更好的美国、香港等股票市场上市,为公司未来发展创造更好的资本环境。“我们既是战略投资者,也是财务投资者。”陈说。

据了解,约瑟投资也将通过与一些加拿大本地的专业金融机构的合作,共同打造中加两国的投资平台。例如,约瑟投资计划与加拿大皇后金融集团联合发行产业投资基金,为中加两国的投资者提供一个更专业、更便捷的投资渠道,把两国的资本和产业对接起来,在科技、节能、环保等领域挖掘投资机会。

对于投资对象的标准,陈九霖认为企业的领军人物和团队非常重要,因为投资主要是投人。据介绍,领军人的能力、诚信和远见是重点考察的指标;其次是领域,将重点投资未来10~15年有广阔发展前景的领域和企业,比如医疗健康、节能环保等;再者,是看资本的注入能不能帮助其增值和提升,双方有没有通力合作的可能。

 

做中国的“垃圾证券之王”

 

资本市场的老兵们,一般都知道迈克尔·米尔肯。曾经在20世纪80年代驰骋华尔街的“垃圾证券大王”迈克尔·米尔肯,是自J.P.摩根以来美国金融界最有影响力的风云人物,他的成功秘诀就是找到了一个无人竞争的资本市场,先入为主并成为垄断者。米尔肯研究发现,传统的华尔街投资者在选择贷款或投资对象的时候只看重那些过去业绩优良的企业,往往忽视了它们未来的发展势头,并由此开始了他的“垃圾证券”的投资之路。“很多朋友都认为,我有能力做中国的米尔肯。”陈九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显得非常自信。

在陈九霖过往“乌鸦变凤凰”的经典案例中,最辉煌的依然是中航油新加坡公司。在陈九霖的带领下,短短数年间,原先处于半死不活状态的中航油新加坡公司,净资产由原来的17.6万美元增加到1.5亿美元,增幅高达852倍,创造了股东投资获利5022倍的商业传奇。其他诸如与BP、Shell等跨国巨头的合作项目,亦是演绎了一个又一个经典。

这些商业经典带给了陈九霖许多荣誉和光环。例如,2003年,世界经济论坛将他评为“亚洲新领袖”,即此后的全球青年领袖。而陈九霖当时更以490万新元(折合2350万人民币)的年薪,被称为新加坡的“打工皇帝”,被国内媒体誉为中国国有企业国际化进程中的“过河尖兵”。

当把自己和米尔肯比较时,陈九霖并不掩饰自己拥有的优势:“如今的市场更规范、更成熟,而中国经济的日益强大,让我有了更多的选择和发挥空间。”

陈九霖认为,经历了2008年金融危机冲击后,世界各地出现很多廉价的资产,这正是大型央企通过资本运作、并购,进军海外市场的绝好机会,不必再采用自身兴建的模式。“发达国家市场有着完善的社会体系、稳定的政治氛围,我们国家为什么不去抓住机会占发达国家的便宜呢?”陈九霖说。   

 

“地狱归来”的90后征程

 

令人稍有意外的是,陈九霖说起新加坡1000多天的牢狱经历,显得比聊投资更有精神。

众所周知,陈九霖的命运“拐点”出现在2004年。当时,中国航油因油从事石油衍生品期权交易导致巨额亏损,随后新加坡当局以“恶意扰乱新加坡金融秩序”等多项莫须有罪名起诉陈九霖,最终判处陈九霖入狱服刑4年零3个月。

所以,在45岁那年,陈九霖从天堂坠入地狱,开始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历练,并为日后凤凰涅槃般的辉煌奠定基础。

“新加坡监狱的管理十分严格,但我偷偷地完成了许多事情。”陈九霖不乏得意、有些顽皮地告诉记者,他在监狱中采访了各式各样的犯人,有杀人犯,有强奸犯,通过这些狱友的访问,使大家能够了解他们的经历和感悟。就这样,陈九霖通过“偷偷摸摸”的办法,在管理严格的新加坡监狱中,记录下了数十万字,甚至还不忘把有关文字让访谈当事人确认,其严谨的工作作风由此也可见一斑。

正是如此一段经历,催生了《地狱归来》这本书的问世。陈九霖对于此书的出版,抱着非常谦恭但诚恳的态度:“或许,《地狱归来》一书写作技巧稍显粗疏,言语之间尚有不尽如人意之处,然而我的真心饱含其中。”

《地狱归来》并不仅仅是一本书,陈九霖还把它打造成为一个公益平台,通过众筹的模式,为公益项目筹集资金。截至2014年底,该众筹项目已经获得300多人的支持,募得资金95598元。其中支持金额最高的一位读者,选择了19999元的支持内容。

对于众筹平台的支持者们,陈九霖将提供他力所能及的回报,当然都是集中在他所擅长的投资领域。例如最高等级的500000元支持,将获得“跟投陈九霖”机会,即陈九霖担任贴身投资导师,并有三次跟投机会;获得“陈九霖私人董事会”一次;和陈九霖先生零距离接触的“投资与人生”的私人晚宴名额1个等等。

再怎么煎熬,地狱已经远离,未来的日子匆匆而来。在一个中国知名企业家群里,企业家们都不叫本名,比如马云叫风清扬,柳传志叫泰山松,陈里叫果子里,首创集团刘晓光叫红羊,而陈九霖有着最年轻、最具活力的昵称:“90后”。陈九霖认为,朋友们送给他的“90后”,一是九霖的谐音,然后是象征九零后的心态,阳光向上、开朗乐观,同时祝福自己工作到90岁以后。

“我不会怀念过去,我永远是活在未来的人。”陈九霖总是想着,未来的他一定会更强,这种信念和他的年龄、和他之前的经历,并没关联。

陈九霖人生大事记

1961年10月20日,陈九霖出生在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宝龙村。

1982年,陈九霖考入北京大学东方学系,学习越南语。

1987年-1993年,陈九霖先后进入民航北京管理局、国航公司国际处、中德合资北京飞机维修工程有限公司。

1993年,陈九霖加盟中国航空油料集团公司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中国航油母公司委派陈九霖到新加坡接管在当地的子公司——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陈先后担任总经理、董事总经理、执行董事兼总裁。

2001年12月6日,中国航油成功在新加坡主板上市。

2003年下半年,中国航油因纪瑞德和英国籍交易员卡尔玛从事石油衍生品期权交易导致巨额亏损。陈九霖被迫离职,并遭新加坡警方拘捕。

2006年3月,新加坡初级法院做出判决,判处陈九霖入狱服刑4年零3个月,同时遭罚款33.5万新加坡元。他的罪名是“欺骗德意志银行、未及时向新交所披露信息、局内人交易”,陈九霖也因此成为第一个因触犯国外法律而被判刑的中国央企高管。

2009年1月20日,陈九霖在新加坡服刑1035天后刑满出狱,即刻从新加坡樟宜机场搭乘飞机返回湖北武汉。

2010年1月22日,陈九霖任职中国葛洲坝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2012年5月7日,陈九霖主动离开了葛洲坝,专职管理北京约瑟投资有限公司。

关键词:陈九霖,北京约瑟投资,加拿大


发表评论
上一篇“劫后”陈九霖——凤凰网总裁在线专访
下一篇北京约瑟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久霖先生莅临我公司参观
正在加载中……